蒲城乡镇医生动员无病村民领药 突击花补助基金

许某领到的药与处方完全不符。

新农合是一项惠及万千农民的民心工程,然而在蒲城县一些乡镇,医生打起门诊统筹结余基金的主意,动员村民在一年参合期将满时突击花掉补助基金“领药”。

处方与实际领的药不符

连日来,本报连续接到蒲城县椿林镇村民反映,称村上诊所医生让大家到诊所领药,所领药品总价在30元以内,但需补交几元钱。6月4日,记者来到椿林镇岳兴村九组。村民李某说,他们家一共4口人,参加新农合以来,家人均健康无病,但这几年都会被通知到诊所领药。“医生说一年参合期到头了,让赶快领药,不然就作废了。”

村民许某于5月9日到诊所领了一塑料袋药,有阿莫西林、六味地黄丸、肚痛泻片、感冒清颗粒、胶体果胶铋胶囊。“你只能拿30元以内的药,超出部分要自己补,而如果刚好拿了30元钱的药,其中21元钱是用合疗补助金冲抵的,剩下9元钱要自己掏。”许某的妻子说:“我想要钙片、脑心舒,人家不给,说只能拿这些指定的药。”

随后,记者来到村卫生室,在镇卫生院副院长冯军辉的监督下,卫生室医生于军耀拿出一沓处方。奇怪的是,这些处方显示的是村民看病取药,但大部分金额都是30元整。许某的处方上诊断为“上感鼻炎”,开的药是银翘解毒片和鼻炎康片,这与许某实际拿的药完全不符。

县上表示将严肃查处

对此,冯军辉说,处方与村民实际拿到的药不一致是坚决不允许的,是违规操作。而于军耀称门诊统筹基金对村民的补助是按年进行的,如果村民不看病取药,这些钱就不会累计计入下一年的账户里。“村民说他病了来取药,我能不给吗?周边的一些同行也都是这么做的。”

随后记者走访了桥陵镇、城关镇等地,当地村民称过去两年的确有医生通知大家领药,今年由于日期未到,所以还没得到通知。

蒲城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经办中心负责人于祥告诉记者,新农合基金分为住院补助基金、大病补助基金和门诊统筹基金。在2008年以前,参合村民有个人家庭账户,其补助金可以累计到下一年。从2009年开始,政策有所调整,门诊统筹结余基金不再累计,而是转入大病补助基金。对于医生动员村民突击领药一事,一旦查实将严肃处理。(王晓光)

新闻链接

新型农村合作医疗,简称“新农合”,是指由政府组织、引导、支持,农民自愿参加,个人、集体和政府多方筹资,以大病统筹为主的农民医疗互助共济制度。采取个人缴费、集体扶持和政府资助的方式筹集资金。该制度在保障农民获得基本卫生服务、缓解农民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